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三十五章 蔡氏诬告

发布时间: 2015-01-13 19:12


第三十五章蔡氏诬告

  永远都不要低估女人,有的时候她就像一跟刺,缓缓地扎进你的肉皮,在你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就与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外面的寒风吹着树叶洒洒作响,屋内几只烛火伴随着吹入的寒风在空气中摇摆不定,几声咳嗽声下,是苍然老者秉烛夜读。廊外逼近的脚步声渐渐清晰,那是蔡氏拿着一件厚厚的衣物走来,侍从端着一碗姜汤紧随其后。

  “外面这么冷,怎么连门窗都没关好。”言罢,蔡氏赶紧闭好门窗。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啊。我再看会书就休息,你放心吧。”刘表抬头一看,没想到是蔡氏来了。

  蔡氏来到刘表书桌跟前,亲手为其披上衣物,又端起姜汤送至刘表跟前,谓之曰:“你看看你,外面这么冷小心感染风寒。来,赶紧先把这碗姜汤喝了。”言罢,一手端着碗,一手舀起一勺姜汤,用嘴巴轻轻吹吹,送至刘表跟前。

  刘表放下竹简,喝了汤勺中的姜汤,接过汤勺,轻轻吹吹,缓缓饮之。

  蔡氏给侍从一个眼神,示意其退下,然后走到刘表跟前,为其捏捏肩膀。问之曰:“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再往下点,对,再往下点。唉......真是舒服啊。”刘表眼睛一闭,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嘴里说道:“我这么多妻妾中,也就是你最最照顾我,白天忙碌了一天,这晚上让你的小手这么一捏,哎呦,可真是人间享受啊。”

  “你呀,要多多爱惜你自己的身体,别成天忙着忙那的,交给手下办多好啊。累坏了自己的身体可不是我这双手能捏好的。”

  “我倒是也想省省心啊。可是他们这帮人总是靠不住,这也办不成,那也办不成。最后还得是我自己来。”刘表言罢,又咳嗽了两声。

  蔡氏说道:“我最近听罢,有一个小将很是出名啊。荆州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你可以把重任都交给他啊,也算是锻炼锻炼他么。”

  “你说的是魏延吧,他这个人倒是很能干,武艺超群,驭兵有方,又精通兵法,是个难得的人才,就是性子还有点欠缺,脾气火爆,嫉恶如仇,恃才傲物,和同僚都处不好关系。”

  “照你这么一说,这魏延也算是个人才,但是还欠雕琢。很值得培养,不是吗?”

  “的确是这样的,这不最近孙策率军来犯,我就怕他率领大军前去支援去了。孙策勇猛无敌,只有魏延可以与之一战啊。”

  “但是我听说那魏延很好酒,而且酒量很大,三五个人联手都未必能喝的过他。而且你不是说魏延他和同僚关系都处不好,这援救的事派他去不合适吧。万一他喝酒误事,或是因为记恨别人而耽误了救援,那岂不悔之晚矣。”

  刘表一听,顿时站起,说道:“爱妻提醒的是啊。这救兵如救火的事情,的确应该派一位办事稳重的将军前往。这下可咋办啊,万一在路上耽误了时辰,夏口被攻克,则长沙、零陵等郡也危险啊。”言罢,左右来回踱步,甚是着急。

  蔡氏见状,赶忙劝道:“你看看你,又着急了不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往好的方面去想,万一魏延此次能办好此事,那么也能证明他还是能当大任的,他的那些缺点也是可以克服的,不是吗?还是顺其自然吧。”

  刘表听罢,甚觉有理,谓之曰:“爱妻说的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等那边战事了却就知道了。”

  “对了,琮儿最近读书很是用功,得到了先生的夸奖,你要是有空也多去看看,多给孩子一些鼓励,你平日里忙,孩子好长时间都见不到你,想你的很啊。”

  “是吗?等有空的时候,哦不,就明天吧,明天我抽空就去看看琮儿。的确很长时间都没有见他了。”刘表言罢,惭愧之心油然而生。又说道:“时候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把这点东西弄完就回去。”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你记得早点休息啊。”言罢,转身离开了书房。

  翌日,刘表大堂议事......

  “报...报...”一军士跌跌撞撞,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何事竟然如此慌张,不成体统。”刘表怒曰。

  “主公,孙策攻克江夏,然后挥军东进,进攻豫章,豫章太守华歆一兵未发,举城投降了。黄将军趁战乱逃走,至今生死不明。江夏城内,黄将军的家眷全部被孙策杀了。”言罢,哭泣声瞬间迸发出来。

  刘表大惊,瞬间站了起来,问之曰:“刘虎、韩唏将军不是前去救援了吗?他们怎么样啊?”

  那人答曰:“刘虎、韩唏将军,他们...他们...全部阵亡了。”

  言罢,在场众人大惊,窃窃私语道:“孙策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刘表从帅案上踱步而下,神色异常慌张,一把抓住兵士问之曰:“魏延呢?他率领大军应该已经赶到了。难道他也战死了吗?”

  “我是在乱军之中被打晕了,才逃过一劫,醒来的时候周围全是尸体,从始至终我根本就没有见过魏延将军的救兵啊,主公。”士兵抽泣道:“我没有战死在战场上,有违黄将军平日对我们的教诲,我回到荆州,就是为了把军情告诉主公,好让主公为我们大家报仇。”言罢,抽出随身佩剑自刎而死。

  众人见状,大惊失色。唯有蔡瑁暗自偷笑,心想:这此魏延死定了。

  刘表见罢,为之一惊,怒气顿生,一口气没上来,瞬间跌到在地,昏了过去。众将赶紧围了上来,蔡瑁大声叫喊道:“医官,医官......”众将赶紧把刘表送回家中。

  ......

  郎中一手给刘表号脉,一手摸摸自己的山羊胡。站起身来,笑着对蔡氏说:“主公无事,只是受到了惊吓而已,我给他开几幅安神的药,让主公静养几天就好了。”

  蔡氏听罢,甚为感激,谓左右曰:“快去文房四宝来。”

  于是郎中开出药方,交给蔡氏,蔡氏随即命侍从按方抓药,又命人拿来十金以谢郎中。郎中难以推辞,收下此金,说道:“这几日千万不可再让主公受惊了。”

  蔡氏说道:“先生放心吧。”言罢,命侍从送郎中回军营去了。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