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八十一 凭我,古家,古轻尘

发布时间: 2015-01-20 00:32


守业更比创业难,越家虽然家大业大,一大堆争权夺利是厉害,却也不能指望他们能为家族有什么贡献。

  越兴大厦,很多越家人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总部从F市搬到X市,很多有野心的家伙开始蠢蠢欲动。

  七点的酒会,名流云集,不管风雨欲来,越家是F市的巨擎。

  Z市的越家已经分成三股,朝着XFQ三市而去,今天便是一家人解决几十年恩怨的时候。

  越开和越盘带着他们下一代都出现在了越兴大厦,现在的世界,是要交给年轻人的。“老大,我们有多少年没见过他们了”。

  “几十年了吧,我们都老了。”叹息之中,是匆匆的岁月。

  看着本事同根的一群人走了进来,所有宾客都愣了一下,越进却是走了出来。不可能向以前那般年少轻狂,轻看他们,年龄让他明白了许多事情,但是错的就是错了,他不会去后悔。“这么兴师动众,是为了来向我们祝贺吗”?

  “我们该断的早就断了,如今我们是来看戏的。”越盘的话让越进脸色一变。

  夜场和武馆便是越家势利所在的地方,经济是发展,武力是保障。

  “锦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啊,不能参加酒会还要我们赶回来。”Q市的武越武馆,此刻有些冷清。

  “你没注意那几个家伙下午神色不悦的聚在一起吗,肯定是有事情发生了。”越锦是个武痴,对于那些勾心斗角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他比很多人都聪明。越家的年轻一代有十杰,最耀眼的当然是越权,他是越进当做越家继承者在培养。其后是越家最有武学天赋的越隆,不过他被送往了国外,一山不容二虎。然后是用两只短红缨枪的女人,越无双,这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才智双全,只可惜是个女儿身。接下来是使黑枪的越冥,使粉枪的越芬,使一把紫枪的越刚,使一把蓝枪的越孺,而后便是越锦,在他身后的是越明时和越庆安。

  “什么人在F省敢对我们越家出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少年一脸据敖。

  “别忘了,F省有两个越家”。

  此刻武馆门口,已经站了五个人,踢馆的来了。

  “哼,越家要来踢馆,也不派个像样一点的人,要是越德阳或者越静来,才有些意思。”越锦冷哼。

  三人都没有说话,两个越家的年轻人只是陪衬,最主要的是那个穿着黑色大衣拿着鬼头刀的男人。

  横刀冷指,唐啸燃起了战意,越锦会是一个好对手。

  “有些意思,”越锦笑了起来,这样的武痴遇到一个好的对手当然是值得开心的事。

  枪闪,刀动。

  一寸长一寸强,长兵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王道。唐啸的刀紧贴着枪尖,死死的缠住,刀背一转,刀身贴着枪杆一滑,想要直接滑到越锦的身前。

  枪身一旋,往地上一点,将整个人撑到了空中,然后一脚一踏。

  要收刀肯定是来不及,唐啸左手握拳,往上打去。

  “嘭,”越锦下落的力量会大些,但是空中调整肯定会慢点,唐啸憋住一口气不退反进,一招力辟华山,角度刁钻的朝着无处借力的越锦砍去。

  可惜,他手上有长枪。再次枪尖点地,人又弹起,枪如同棍一般砸来。因为在身体正面,刀不好挥,只能横着一挡,不得已,只能借着巨大的力道往后一退,不然越锦的枪势会连绵不断。不过这一退,枪就有了优势。

  “凤凰三点头,”枪法终于可以酣畅淋漓的使了出来。

  本来内力就弱一些,唐啸现在更是陷入了劣势。

  这样的局面,只能靠着硬抗着被枪杆扫了一下,终于再次拉近了距离。

  “是条汉子,”越锦口上说,枪势可没有弱。

  两人势均力敌,唐啸的劣势靠着他的阴狠和搏命一点点的扳了回来。

  “锦绣,”随着一声轻喝,越锦的锦绣枪法使了出来。

  一直大开大合的唐啸也是突然变招,刀身剧烈的震动起来。

  “山河,”越锦再次变招,长枪如同高山流水。

  “一刀一绣,刀刀绣春。”唐啸的刀法名字秀气,威力却是恐怖。

  “噗,”枪刺到了唐啸的左肩,不过刀已经驾到了越锦的脖子上。

  “好刀法,人也够狠,我认输。”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唐啸冷哼一声,没有因为胜利而兴奋,一个手刀将他打晕,将枪拔了出来,一些止血药敷了上去,对他来说,受伤真的是像吃饭一样平常,“砸馆。”他可不会和越锦惺惺相惜。

  “你们,别太过分了。”跟在越锦旁边的青年以及之后跑出来的十几个学徒愤怒的吼道。

  可惜迎接他们的,只是拳打脚踢。这样的一幕,在越家很多的势力范围内都在上演。

  萧凉对战在Q市的越庆安,惨胜。

  东方启明遇上了越明时,鹰爪功完胜。

  银枪越彬对上了蓝枪越孺,这才是越家0枪的对决,同样是棋逢对手,银枪最后一招险胜。

  紫枪越刚对上童战歌,完败给这个中文说得无比流利的白人。

  粉枪越芬,只好萝莉的爱德华对于这个英气十足的女人并没有丝毫的联系,反倒是被虐的十分惨。

  被叫回Q市和F市的几个青年高手完败,Q市和F市的长乐帮和福清帮的人人马也是损失惨重。得到消息的越权和越进脸色十分难看,不过以他们的心机当然不会表露出来。

  “好,很好,”越进看着越开和越盘,手中的杯子竟然被他捏成了粉末,可知他此刻心里的怒火。

  “我们只是来看戏的,放心,好戏还没上场呢!”两老却无所畏惧,淡然的喝着酒。

  当越权要叫年轻一代的人全部散场时,又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一个白衣少年为首,少年的手中提着一把诡异的武士刀,脸色有些苍白,傲然而立。

  他的身后,右边紫衣倾城,风华绝代。左边蒙面黑袍男子,神秘无比。再其后,站着的是越家的越德阳和越静。

  “哼,越家的人竟然跟在别人身后当狗,耻辱。”越权冷哼,面对这几个人,不适合越进出面。

  “狗站在哪里都是狗,哪怕给你一个冠冕堂皇,你便是越家这一代的人吗,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玩玩。”古轻尘正眼都没有看越权一眼。

  “年轻人,莫要太嚣张,刚过易折,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越进冷哼。

  “老家伙,莫要倚老卖老,这是年轻人的游戏,你要找和你一样老的玩,怕你玩不起。”古轻尘同样头也没抬,嚣张无比。

  全场哗然,特别是越家的人,无比愤怒。

  “我的游戏很简单,就是让你们,离开F省”。

  “莫要太肆无忌惮,凭你吗”?

  “对,凭我,古家,古轻尘。”白衣少年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一抹轻看天下的笑意挂在嘴边。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