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106章 三连冠 上

发布时间: 2015-01-23 19:52


第二天上午九点,江家冰雕大赛广场。

  自昨天夏云一夜走红之后,雪地镇便笼罩在一片沸反天的议论声中,今天闻讯而来之人,更是多如牛毛,一时间,原本宽阔的广场,此刻也是人头攒动起来,相比于昨天的人山人海,今日更是盛况空前,整个广场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得水泄不通。

  于是,这次举办的冰雕大赛成为雪地镇上有史以来,最的热闹的一次。

  “第三场复赛第二场小赛的命题为寓意,这是一个十分开放性的命题,参赛者可以自由发挥,时间仍是一小时。”镇长江远宣布完毕之后,人群之中立马响起一阵不小的骚动,原本众人以为这三场小赛不会出这样抽象性的题目,然而今年却是打破往年常规,将总决赛常用的命题搬了出来,实在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

  这样突然颠覆以往的常规,复赛的难度立马增大了不少,而对于有着不错天赋的参赛者来说,成功晋级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有些选手,怕是不能再如同往年那般,凭借其过硬的雕刻手法而进入总决赛,所以这一场的题目刚刚出来,就有许多的参赛者对此嗤之以鼻。

  这种抽象性的命题,夏云倒并不陌生,前世的他也参加过无数的雕刻比赛,在这方面有过不少的接触,一件雕刻品不仅要精美而且要富有寓意,这就要求参赛者要有着不错的思想深度,所以这第二场的小赛相比于之前单一的人物雕刻,难度已然不再同一个档次上。

  一时间,场中的绝大部分参赛者都陷入到冥思苦想之中,只有几人已经构思成功,此刻,正在快速的挥动着手中的刻刀,他们争分抢秒,一分一秒都不愿意浪费。

  夏云望了身旁的钱武一眼,见他也已经动手,嘴角微微掀起一抹细小的弧度,然后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这种命题对于钱武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难度,好在此刻,他也是有了不错的构思。

  掏出怀中的刻刀,夏云左手轻轻拿捏着刀柄,目光一凝,然后唰唰唰的挥动起来,这第二场的小赛,虽然在难度上加大不少,但是夏云雕刻的速度与之前的那一场相比,却是不相上下,隐隐间甚至还要快上几分。

  当所有人看到夏云那鬼魅一般的雕刻速度的时候,都是极为震惊。

  因为上一场,夏云大出风头,他雕刻的作品不论是在速度或者在精细程度上都要超出其他人许多,所以刚才他刚一动手,围观的群众及其所有评委的目光便是齐齐落在他的身上。

  “这夏云也太逆天了吧!场中大部分人现在可还在冥思苦想,而他竟然已经运刀如飞了,而且一出手,速度就远远甩开其他的对手好几条街。他可真是一个变态级别的参赛选手啊!”评委席上一位老者忍不住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上,此刻,场中所有的选手不管有没有寻得新颖的构思,都是开始认真的雕刻起来,这次小赛的难度虽然极大,但是还不至于交白卷,即便是最后雕刻出的作品毫无新意,评委也不会轻易给出零分。

  人群再一次陷入到绝对的安静之中。

  围观的群众面对这百位脱颖而出的参赛者,绝大部分的目光却是落在夏云身上,夏云作为此次冰雕大赛中涌现出的强劲黑马,大家对他抱有极大的期待,尽管他并不是雪地镇的人。

  但是艺术不分国界,艺术家更是如此。

  这一次,夏云如果还能再次技压群雄,那么进入总决赛拿到第一名,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悬念。

  上一场排名第三的杜文权因为之前被夏云和钱武踩在脚下,心中颇有怒气,二人本来名不经传,却是在之前的小赛中声名鹊起,一夜之间,成为整个雪地镇人尽皆知的人物,而他的声名却是渐渐的隐没,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怎么能够忍受,尤其是此刻见到夏云那流利得没有任何停顿的手法,这丝愤怒立马水涨船高。

  虽然今天,他也是有备而来,可是面对这突然不按常理出牌的命题,他也是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作为雕刻大师司马见南的首席弟子,也算是身经百战,所以很快他便压下自己心中惊起的涟漪,终于在短时间内成功的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构思。

  “我就不信,这一次你还能拿到第一名。”收回那带着些许鄙视的目光,杜文权目光泛着冷色,然后手口的刻刀快速的落在身前的冰块之上,他雕刻的速度极快,但是相比于夏云那流畅的动作,却是显得稍逊几分。

  夏云雕刻的是一座象征着和平的自由女神,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类型,是他觉得,和平始终是这个世界永恒的主题。

  这件名为自由女神的雕刻品融合着东西方之间的元素,精细程度上依然沿袭着上一场人物的精致细腻,而且在意境上更有一种自由安定的寓意,虽然雪地镇并无太多西方国家的东西传入,但是艺术这东西本就是雅俗共赏,并不受地域国界的限制。

  夏云觉得这件自由女神虽然稍微有着些许异域风格,但应该不会受到评委们的厌恶,反而可能因为这件雕刻品融合了东西方之间的各种元素,成为一件少见的新颖作品。

  不过这只是夏云个人的猜想,评委会怎么看,他也不得而知,若是评委们并不买单,那么他也只能认栽了。

  钱武雕刻的作品是一尊佛像,出手之间,也是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虽然此刻,他的作品还没完成,但是大部分却已雕刻完毕,远远一眼望去,那傲然站立在阳光中的佛像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如同真佛临世一般,顿时一股圣洁祥和的氛围笼罩全场,钱武所雕刻的这尊佛像,在各种细小的地方都比之前的人物肖像处理更加精致,似乎他的雕刻技艺,在一夜之间又暴涨了不少。

  对于钱武此刻所展示出来的惊人实力,夏云心底佩服至极,他拥有着前世雕刻技艺的传承才会有今天的地步,而钱武却是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才能达到今天这个地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要略微逊色于钱武。

  如果今天夏云是评委,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小赛的第一名授予钱武。

  “钉铃铃。”

  比赛在众人期待中结束了,此刻,又到了紧张而又扣人心弦的时候。

  百位选手同时放下手中的刻刀,目光不约而同的移向高台之上。

  一百件雕刻作品同时浮出水面,究竟谁又能成功斩获第一?

  此刻,已然成为人们最为期待的事情。

  评委们早已有些急不可待,比赛结束的铃声刚一响起,他们便迅速进入广场之中,然后分别对每一件雕刻品进行评分。

  顿时,安静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广场,再次人声鼎沸起来。

  等待评委评分的时间极为漫长,要对一百件雕刻品依次进行评分,再加上统计和计算平均值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总共需要半个小时左右,然而这半个小时对于一心想知道结果的观众来说,却是一种不小的煎熬,而作为参赛者,则早已经望眼欲穿了。

  终于,在所有人的翘首企盼中,半个小时,艰难的度过,此刻,又到了公布结果的时间。

  望着手中那张名单上熟悉的名字,江远的眉头微微一蹙,但转瞬又释放开来,他走上高台,目光缓缓扫过全场,威严但不失祥和的气息从周身缓缓散出。

  底下众人纷纷抬头仰望,一双双火热的目光凝望高台之上,那一张写着三个名字的纸条上。

  静,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江远目光一凝,然后轻轻的将手中的纸条抹平,神色之间略带几分紧张,他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道:“第三场复赛第二场小赛的名单现在已经在我手中,上次的前三获得者,这次还能再次成功卫冕吗?”

  说完,他的目光扫过人群,然后再次落回到手中的名单上,“今天,我们是从第一名开始宣布还是从第三名开始呢?”

  “镇长大人,您就快点宣布吧!”对于江远故意勾人口味,很多人立马有些不满起来。

  江远呵呵一笑,似乎极为享受众人那欲罢不能的感觉。

  “那好,我们就先从第三名开始宣布,这样也能更好的渲染全场紧张的气氛。”他挺起胸堂,目视前方,然后才缓缓开口道:“现在我宣布获得第三场复赛第二场小赛的第三名是杜文权。”

  洪亮的将第三名的名字公布出来,声音远远了传了开去,不久后人群突然骚动起来。

  杜文权是雪地镇上公认的雕刻天才,却没有想到,屡屡被新人踩在脚下,一时间,各种流言四起,而这些流言中,自然少不了一些嘲讽的人。

  “他不是雕刻协会公认的天才吗?怎么连续两场都被人踩在脚下?”

  “看来这次冰雕大赛那家伙是完全栽了。”

  “想不到他也有今天,呵呵,谁让他平日里目中无人,现在正好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免得他一天到晚,狗眼看人低。”

  ……

  听着那不断响起的嘲笑声,杜文权脸色忽得难看了起来,他双拳紧握,却是只能将那愤怒狠狠的压在心底。随后他将目光移向不远处安然站立的夏云身上,眼中怒火燃起。

  “我就不信这场你还能拿到第一名。”

  觉察到有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夏云无奈的一笑,在雕刻完毕之后,他的域场便是远远的散发开去。虽然不是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留心观察,但是对于这位杜文权,他却是稍加留心,此刻脑海中传回杜文权愤怒的神情,夏云的心里立马升起一丝不屑之意,一位伟大的雕刻师,都是经历过无数的挫折失败后才能真正的成为一名雕刻大师,若是一些人自认为天赋超群,而对超越自己的雕刻师抱有怨恨的话,那么这个人不论天赋有多么的傲世群雄,注定走不了多远。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