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七章 战(下)

发布时间: 2015-01-28 00:00


随着杰洛姆说出自己斩灵刀的解封语,本来朴实无华的刀身泛起一阵青绿色的光芒,没解封前的刀身就像是中国古代的唐刀,只是比原本的唐刀长些。解封后变得弯曲犹如蜘蛛的腿一般。

  轻轻挥了挥手上的“巨蛛”,刀身扩撒的灵压把一旁的树木吹得歪曲摇摆,然后一个闪身,再次出现却是在那“傀”的头上方,一瞬间移动了近百米!

  “该死的灵卫,居然敢打伤伟大的拉基欧杜拉大人,去死吧!”名叫拉基欧杜拉的傀咆哮声中,一点漆黑的光芒在他的嘴里出现,然后旋转,旁边的灵子疯狂的向他嘴里汇聚。像是一个漏斗,而他圆形的嘴就是漏斗的头。

  哧!

  漆黑色完全由灵子组成的光柱朝杰洛姆袭去。

  凭空站在傀的斜上方的杰洛姆眉头一皱,一个纵身,瞬间出现在几十米外。轻松躲过了这强大的一击。

  “作为一个下级傀,你为什么会放“傀闪”,能不能为我解答这个疑问。”

  停下身体,杰洛姆站在空中,拿着斩灵刀,皱眉问道。好可惜,本来可以近身一刀解决,没想到这下级傀居然会放专属“大傀”才能放的“傀闪”,这件事一定要上报给队长知道,引起重视,不知道“傀界”出了什么事,如果所以下级傀都可以放这种威力的“傀闪”的话,那...

  想到这里,杰洛姆的眼神变得专注起来,速战速决!

  “虚伪的灵卫,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要你在在不明不白中去死”

  咆哮声中,又是一枚“傀闪”放出,威力似乎比刚才的还大,一直飞出百米外直接在地上打出一个大坑,大树像是纸一样被“傀闪”所蕴含的高压直接蒸发。

  季孑吓死了,他揉了揉眼睛,然后掐了自己一把。

  刚才那个光波一样的是什么东西。要是刚才那个怪兽给他们来一下的话,光是想想就觉得喉咙发干,看着那光束所过之处,像是蒸发一样,他真的有点害怕下一次就朝他们这边放,毕竟他们离战场也就百米左右。

  “雨花姐,我们走吧。”

  季孑拉了拉雨花的手,走吧大姐,再不走等等走不掉了,这到底是多么疯狂的世界。

  “怕什么,不会有事的,看灵卫大人除掉这个恶心的傀,还长着好几只手臂,弯弯曲曲的真是好恶心!!”雨花经历过或者说见过几次这样的场景,知道只要保持距离一般都不会有事的。

  “可是..”

  “好啦,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

  战场。

  咻。

  杰洛姆又躲开一枚“傀闪”,这次却擦着衣角躲过。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呼,好险,差点没躲过去。这是第几次了?挥了挥刀,却见连续放了几次“傀闪”的拉基欧杜拉也在微微喘着气。

  目光一闪,他知道机会来了,就称现在。

  杰洛姆急速向前突进,呈S形路线,左躲右闪,一边躲避傀手上的攻击的同时还要时刻注意这奇怪的傀放“傀闪”。

  拉基欧杜拉见他讨厌的灵卫以S形向他袭来,不由得急了。它已经连续放了几次“傀闪”,下一次释放还要等一会,可是那该死的灵卫,已经要到身边来了。

  “该死的灵卫,你敢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吗?”

  轰。打向杰洛姆的一拳没有打中,一旁的树木被拦腰折断,扬起无数尘土。

  接着灰尘的掩护,杰洛姆连续几个移动骗过傀用于防守的手臂,终于到了一个理想的位置。

  “再见!”

  “说什么大话!!!该再见的是你!”

  仰头,黑光凝聚,灵子汇集。

  显然又是一枚“傀闪”正在蓄力。

  下面的季孑和雨花捏了一把汗,紧张得要死,这么近的距离,几乎只要是放出来几乎就是必中的,除非那傀自己改变方向。

  “完蛋!”季孑心里哀嚎,早点走就好了。

  就在季孑默默哀嚎的时候,却隐约听见空中的灵卫说了一句话。

  “灵技之火莲坠!”

  然后就看见那灵卫的手中喷出一团火焰,火焰快速的汇聚成一朵盛开的莲花,相隔这么远季孑甚至能感觉到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砰!

  一声巨响从连心出传来,只见一道手臂粗细的赤红色光柱从连心喷吐而出。,瞬间笼罩住了那怪物的头。

  咔。

  季孑好像听到了什么碎裂的声音,赤色火焰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个呼吸间火焰就消失不见。原地那个灵卫正不断的喘着气,而那个“傀”脸上的面具完全不见了,整个身体都在一点点的消失,像是被风吹散了一样。

  好强。季孑想起刚才灵卫手中喷出的火焰莲花,就口干舌燥,我真的能变成他这样吗?那么恐怖的怪物,在他的手里几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好厉害啊,本姑凉以后也一定会成为灵卫的,走吧小季子,回家种田去。”双手拍了拍,顺带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雨花搂着季孑的肩膀,一脸的意犹未尽以及憧憬。

  “恩,我也会的。”是一定会的,季孑默默的在心里补充。

  “嘻嘻,我肯定比你先成灵卫。”

  “为什么?”

  “毕竟本姑凉怎么英明神武,美丽大方。你说是吧!”

  “恩,是的”某人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说我倒是凝聚的斩灵刀是怎么样的呢?不会像刚才这个大叔的一样吧?抽了吧唧的名字还难听,什么巨蛛...”

  一脱离危险,雨花的本质就露出来了,一路上不停的叽叽喳喳,而季孑...就不停的说:“恩,是的。我也举得...”

  ...

  杰洛姆微微的喘着气,总算是解决了,本以为会很轻松的。

  把刀归鞘,静静的思索着。

  “会放“傀闪”的下级傀,而且出现在这里,真是奇怪啊!全靠巨蛛的“初解”振幅的灵压,才能放出平时基本放不出来的三十号以上的灵技。不然这一战可能会更艰辛”

  “咦,那两个小鬼呢?刚才还在看来着,怎么不见了”

  随手理了理破了点边角的衣服,选了个方向,疾行而去。

  只有坑坑洼洼的地面,这段的树木证实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

  “快点,刚才我听到那边有巨大声响,就在前面!”

  “是的,我也听见了。发出声音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了”

  却是修鱼若和汲允两个“人”,正朝着刚才战斗地方而且。不得不说,那个傀的灵压隐藏的真的很好,以至于没有解封斩灵刀的灵卫都发现不了。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