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五章 暗夜追踪

发布时间: 2015-01-30 19:55


海青决定住进古堡酒店2号房间。

  从沙漠机场登上飞机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48个小时。这48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像一团迷雾一样笼罩在海青的周围,让他迷失了方向。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哥哥失踪的困惑、城市面临的危机、传说中的地道,还有胡慧尔的出现,这些无不搅动着一贯冷静的海青,让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

  就在这时,酒店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海青接起来,是熟悉的女人声音:“警官,匆匆见面也没有好好和你好好谈谈,我想请你喝杯咖啡,赏光吧!”

  电话是胡慧尔打来的。海青犹豫了一下。尽管他对这个女人的第一印象不错,但是对她还是一无所知,保留了习惯性的戒备心理。

  海青最后还是决定去见胡慧尔,不可否认,胡慧尔是海青喜欢的那种女人。

  他们约定了在古堡酒店旁边的老街咖啡屋见面。这间咖啡屋距离古堡步行只有五分钟的距离,在街拐角一个角落里,客人不多,非常安静。

  这家店百年前是德国水兵经常聚集的一个酒吧,几经沉浮,如今变成了一家咖啡店。海青走进去,看到里面人很少,他找了一个角落坐下,看到墙上贴满了老的海报和城市的老照片。那些照片都是城里著名建筑的风景照。难怪这个小城被称作万国建筑博览馆。

  海青看着那些老旧的照片出神的时候,胡慧尔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面。

  尽管只见过一面,感觉像是老朋友了,胡慧尔穿了一件短风衣,头发随意散乱着,少了些许精干的气质,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海青感觉这个女人是一个精致的女人,她能精巧恰当地展现自己的一笑一颦。

  他们从这座城市开始聊起,然后聊到了自己的生活。海青这才知道,胡慧尔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现在是单身。她的前夫一个植物学家,去了南美洲投身科学研究,没了音信。她一直陪在父亲的身边,帮助他做一些资料整理工作。

  在西北荒漠过惯了单身生活的海青,此刻面对一个透着智慧、芬芳和成熟气质的女人,内心不免泛起了波澜。木讷的海青虽然不善交际,不如天蓝那般开朗幽默,他这种自然忧郁的气质却也充满了磁性。

  看得出胡慧尔对海青也充满了好奇。

  唯一让海青担忧的是,哥哥失踪了,胡慧尔和她的父亲还不能排除嫌疑。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共同的朋友市长的信誉担保,恐怕海青早就要对教授父女展开深入侦讯了。尽管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但是怀疑始终没有从海青脑海排除。

  作为一个调查者,海青现在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除非有充分的理由加以排除。

  从咖啡屋出来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了,空旷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街道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在昏黄的路灯下铺下大片阴影。

  胡慧尔谢绝了海青送她回家的好意,执意自己搭乘的士离开了。

  就在胡慧尔掩上车门的瞬间,海青鹰隼般犀利的眼神还是瞥见了树背后黑暗中躲着的那个黑影。

  那个黑影在偷窥着他和胡慧尔。

  海青不想打草惊蛇,反而觉得一阵兴奋。或许这个黑暗里鬼鬼祟祟的黑影能给扑朔迷离的失踪案带来一线转机。

  海青在回古堡的路上故意放慢了脚步,压低着头,像是边走边在沉思着什么。他感觉到那个黑影也一直尾随着自己。直到接近古堡酒店了,海青才发现那个黑影在街角停住了,没有跟上来。

  海青判断这个黑影对自己很熟悉,知道自己住在古堡里。于是海青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古堡酒店那扇黑色的镂花大铁门。

  闪进门,海青迅速一闪,迅速将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团成一团塞在角落里,回身透过门缝看到那个黑影确实没有跟上来,他又迅速闪出大门,避开灯光,从黑暗里反追了上去。

  这种反追踪术是海青的基本技能。

  那个黑影的形态已经印在了海青的脑海里。他抄另一条小路越过路口,转过拐角,躲在暗处。老城那些弯曲狭窄幽深的小巷子给了海青极好的掩护。

  海青判断黑影可能出现的街道边有三个身影。尽管在晚上,凭借海青的观察,这三个人中,一个老年人,步履蹒跚,提着一袋子东西;他的前面是一个匆匆赶路的胖女人。在马路的另一边,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

  每个人都不能排除怀疑。海青决定悄悄跟上了那个黑衣男子。

  那个黑衣男子走过几条街道后,来到了岛城大学附近一个院子,走了进去。

  海青默默记住了那个院子。

  第二天,也就是在天蓝失踪的第三天,海青应约来到了市长的办公室。

  他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初步调查的结果:“警察局至今没有接到和发现死亡报告。在这个城市,除了您,天蓝还和胡教授有联络,这些情况我想您也清楚吧。”

  市长点了点头。

  “胡教授认为博士的失踪和地道的传说有关系,您怎么认为?”

  “地道的传说?”市长听到这里,缓缓站起身来,将目光移向窗外,用缓慢的语调说,“他告诉你了?”

  “是的,胡教授觉得博士相信那些地道存在,这可能是他失踪的原因,而不是什么地下管道排水危机!”

  “什么?”,市长看上去显得很惊讶。

  “我当然听说过这个传说,我甚至还动用力量进行过几次探险,都没有发现。我也知道你哥哥和胡教授都在搜集这方面的资料?难道地道真的存在吗?真有些不可思议。”

  回到古堡酒店已经深夜,海青躺在床上感觉累极了。

  海青突然看到满脸淤泥的哥哥天蓝挣扎着,从幽暗的地下向出了一只沾满鲜血的手,凄惨地喊着:“海青、海青,救救我!”

  就在海青伸出手去拉的时候,天蓝的脸突然变成了面目狰狞的陌生面孔,冷笑一声,猛地将海青拉进了无边无际的地下黑暗。

  啊的一声,海青被惊醒了,发现自己原来做了噩梦,额头出了密密一层汗。看看窗外,一轮弯月如钩。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