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四章 茶馆镇奇遇

发布时间: 2015-02-02 17:32


离开了桃花林,周围的景色截然不同。没有了粉色的桃花,没有了可爱的精灵。周围除了茫茫大漠什么也没有。在前方,只有一座偌大的茶馆。

  终于,走到了那“茶馆”的大门前。这真是一个奇异的地方,门内人来人往,大街小巷、门铺小店样样俱全。那里是什么茶馆,明明是有座有着茶馆外形的镇子。林晓雾迈开步子,踏入了小镇。瞬间,眼前的景色再一次改变。周围虽依旧有一道墙蔓延,但向上看去,却能见到天空。林晓雾可清清楚楚的记得,这“茶馆”可是封了顶的。心中不由的疑惑,林晓雾又向后看去,还是那道门,可门外却并非是进来时的大漠遮天、萧索不堪的景象。而是绿草成茵、鸟语花香,和仙境一般的景色。

  虽然疑惑,但林晓雾依旧向前。镇子里的人似乎对于外来的林晓雾并不感到惊奇,甚至没有人理他。这个镇子很大,林晓雾不知走了多久,但还是未走到尽头。依旧的熙熙攘攘,依旧的人声鼎沸。

  “救命,救命!镇长的儿子要杀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从前方传来,林晓雾定睛看去,原来是一个骑着马的少年这挥鞭追打正在逃跑的老者。那个老者身上已满是鲜血,但少年却无动于衷,他的嘴角扯着狞笑,就像恶魔一般。

  路上的人们纷纷让道,却并没有人伸出援手,似乎对于这个镇长的儿子都很畏惧。林晓雾欲上前搭救,但又想到自己不过一个普通人,能拿什么救人?正当他由于之时,一人一马已来到他的身前。那少年狞笑道:“见到本少玩人居然不让路,该杀!”说着手上的鞭子便向林晓雾抽了过来。

  林晓雾心中大惊,没想到这少年竟如此狠毒。说时迟,那时快。林晓雾急忙向侧方一滚,背上却还是中了一鞭,火辣辣的痛。之前被追赶的人一瞧,赶紧乘此机会往一处小巷内逃去。少年见后忙要追赶,却不想巷口太小,行马不便。于是,少年大怒,说:“你这莽夫,居然放走了我的玩物。该死,该死!”说着又是一鞭抽下。

  林晓雾心中大骂跑的那人没义气,又忍着伤痛,要去躲鞭子。可林晓雾本就不是修炼之人,又何况身上有伤,哪里躲得掉!又是“啪”的一声,鞭子无情的抽在了他的身上。这一次,林晓雾被打得动都动不了。那少年“嘿嘿”狞笑道:“去死吧!”又是一鞭挥了下来。

  “逆子,尔敢!”突然,一声暴喝从天而降。紧接着,一道身影挡在林晓雾身前,袖子一挥,便将少年连人带马的掀飞。林晓雾挣扎地站起身,正巧看见少年被那道身影提在手上。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林晓雾对那身影道谢。那人转过身来,“呵呵”一笑说:“哪里哪里,都怪我没看住这小子,让少侠你受伤了。”

  “您和他是?”林晓雾问。“哦哦。”那人说,“这是犬子,因幼时被人所伤,所以落下隐疾。发病时会神志不清,嗜血异常。哎!”原来是父子,林晓雾仔细看了看。两人果然相像。

  那人又说:“我瞧少侠也受了伤,不如就来鄙人府上小居两日,乘此机会为少侠疗疗伤,以表愧意。”

  林晓雾心里很高兴,他没想到这位镇长竟然如此客气。正当他要答应时,眼角却瞟见了那个没有义气,弃他而逃的人。只见那人脸色沉重,正冲他摇头。林晓雾心里不由有些气恼。刚才自己挺身而出,他却抛弃自己一人逃走。现在,镇长都请自己回府,以表愧意,他却叫自己别去。你说不去就不去?我偏要去!

  镇长的府邸并不太过豪华,仆人也不太多。林晓雾在这里住了几天,伤也快养好了。于是,他便有了离别之意。只是一直没看到少年,他想与少年也作别一番,所以又停留了几日。只是其中有日耐不住寂寞,出去到街坊玩了一次,就一直待在镇长府里了。只是依旧不见少年。伤也已经大愈,终于,他找到了镇长,表明了去意。“你真要走?不再停留几日?”镇长问。“嗯。”林晓雾答道。

  “既然你去意已绝,我也不多挽留。只是在此我有一个不情之请。”镇长,叹息一声说。

  “镇长有何难事,我若能够办到,必不推辞。”林晓雾答道。

  “谢谢。”镇长很感激的看了林晓雾一眼,说:“犬子早年被一个邪恶的巫师所诅咒。诅咒他将成为一个杀人魔头。随着他长大,诅咒也渐渐灵验。自从他上次伤害了你之后,我为防止他再伤害别人,已经将他锁在了地下室里。”

  难怪没看见他了。林晓雾心中释然,问:“那要我如何做,才能帮助你们?”

  “我知道你是外来人,我们这里的诅咒有个禁忌,那就是只需要外来人的一滴心头血就可以解除。”镇长诚恳的看着林晓雾,说:“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很困难,毕竟一个人的心头血是很重要的,少一滴则折寿十年。如果你不答应(...)抹滚落出来的泪珠。

  折寿十年,这不是一个小数字。但看看镇长那老泪横流的样子,林晓雾咬咬牙还是答应了。“好吧。”

  “真的?”镇长显得很惊喜。“请随我来。”说着,镇长便向门外走去。于是,林晓雾随着镇长在府里东拐西拐。林晓雾都感到自己这几天在镇长府里白待了,只绕了一会,他便七荤八素了。

  终于,镇长在一处角落打开了暗门,走了进去。林晓雾紧跟其后。还真别说,这个地下室还真是关卡重重,又是机关,又是密码门。镇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为了防止犬子跑出来,我只好多设了几处机关。”

  林晓雾听后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走了也不知多久,才到达尽头。果然,那少年被锁在一个十字架上,见到镇长和林晓雾,发出人的吼叫。“唉!”镇长叹口气,说:“少侠,委屈你了。你坐在这椅子上吧。”镇长指着十字架前的椅子说道。

  林晓雾看了看那把椅子,上面镶着铁锁链,一根一根的,很吓人。尽管吓人,但为了可怜的镇长,他还是忍着做了下去。

  镇长将锁链锁在了林晓雾的身上,说:“等会儿会有些痛苦,为了防止失败,只好先将这铁链子锁在你身上了。你不会见意吧?”“怎么会?”林晓雾说。

  “那就好。”说着镇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个带管的银针。“忍忍就好了。”镇长说着就要把银针刺入林晓雾的心脏。“等一下。”这时林晓雾却说话了。“怎么了?”镇长疑惑的问。“我,我有些害怕。”林晓雾吞了吞唾沫,说:“我有些害怕,可不可以让我先上个厕所?”

  “这。”镇长有些为难的说:“就在这上吧,解开锁链挺麻烦的。”“这样啊。那好吧。”林晓雾只好妥协,说:“那你帮我解下裤子。”

  镇长只好蹲下来为他解裤子。谁知林晓雾却吐出一大口白烟,把“镇长”和他儿子呛个半死。中计了!这是他们两父子的心声。“轰!”“镇长”一拳便砸向那把椅子,却只听到了椅子破碎的声音。待白烟散后,已有一大批人马将他们包围。“好你个茶恒,竟敢和你儿子联合起来囚禁本座,莫不是想要谋反?”人群中一个头顶玉冠、身着华袍的中年人说道。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