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四章 紫颤 在黑暗的天空下

发布时间: 2015-03-17 19:25


不知是变化太快,还是人类的反应太慢,只知道很多“快跑”二字在脱口之际,便已不幸被其他声音淹没了。其他声音指的是:风声雨声山崩地裂声,哭声骂声胆颤心惊声。不过乐艮并没多大在意这些,他看到久违的异象的再次发生,只有兴奋与征服的渴望,不由得在会场中央大声喊道道,“天将变,万物重生。寻主宰,神兵又现。”那样子,仿佛已经化恐惧为力量,就差没握拳表决心。说完谶言,却又突突没了声音,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子炎。随着紫宇剑的不断壮大,天空也随之发生了巨变,大概巨变了一盏茶的功夫时,乐艮才重新发掘出微笑继续抚须而叹,笑道,“此子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可畏可期待。”

  可畏的还是现实。乌云似乎已经集结完毕,因为明媚的阳光被它们驱赶殆尽,天空已经是黑压压一片,下一步可能是要造就伸手不见五指的战场。这片黑暗的突袭,让原本激情四射的观众们惶遽不已而落荒乱奔,尽管无处可逃。无尽的黑暗压下,四面又传来阵阵悲鸣,伴随着闪电在这片天空下肆意撒欢。于是,恐惧瞬间占据整个空间,原本就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心灵,在这一刻也被击得粉碎。然而应该沉默之时,却突然听见了刀枪碰撞的声音。那不谋而合的第一声碰撞仿佛是战斗的信号,紧接着便是数不尽的惨叫与求救声,其悲其哀自不必说。

  闪电越来越频繁的分割着天空,却一直找不到黄金分割点,于是只能伪装成光明使者,反复在空中滑翔。与闪电的虚伪相比,密布乌云的狼子野心倒不是很可怕了。虽说它们翻滚式的调兵遣将已经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但还是无法有效地侵袭大地,只是无限的逼近。随着时间的流逝,紫宇剑发出的紫色光芒开始逐渐黯淡下来,或者说是围绕在剑身周围的紫色气体正逐渐散去。但无论是哪种方式的离去,都是重见天日的前兆,因为从血泊中已经传来了阵阵欢喜声,抑或是有关胜利的喜悦之声。

  夏朗趁乱移步到乐艮身旁,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改变计划了么?”

  “意外。”乐艮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得想想其他办法了,原计划是让泽琪上的,你看,他已经被人打躺下了。”乐艮一边说,一边指着正在**的泽琪说道,“这个叫上官子炎的不好惹,你最好别乱来,你打不过他的。再说了,要想得到青龙火戒的认可,也不一定要英雄救美是不。”

  “美你的头啊。”夏朗气呼呼的,有些生气说,“我再想想办法,但这件事无论成与败,你们得遵守承诺,让我成为L的内部成员。”

  乐艮呵呵一笑,说,“这个我只能说是举荐,不敢说一定哈。但如果你得到了青龙火戒,就算你不想参与L内部事务也难了。”

  “哼,反正我不亏。”夏朗贱贱的笑,有意无意的问道,“我真不明白无邪老大是怎么想的,不就是个小小的上官家族么?要霸占直接大军挥入不就结了么,为什么要费这些心思,还要借助火戒的力量。”

  “呵呵,老大们的事我也不懂。”乐艮似乎对夏朗的印象不是很好,有些嘲弄意味地说,“或许,这就是他能成为老大而你却不能的原因吧。”

  夏朗心知与他争论有害无益,便也不再说什么了。不料树欲静而风不止,乐艮却感叹起来,说,“又一次紫颤,又出世了一件神兵,又一次血流成河啊。”

  正要离开的夏朗终于抵不住好奇,问说,“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么?紫颤现象是神兵互鸣,方才定是又有神兵出世了。”乐艮眼见子炎与青龙的战斗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问道,“你想好了取得火戒的对策了么?”

  “这你就放心吧。”夏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趾高气扬的说,“我办事都是做两手准备的,他们还要打一会,你闲着也是闲着,就跟我说说‘紫颤’的事,让我也长长见识。”

  乐艮有些惊讶,反问道,“紫颤么?哦,原来你连紫颤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是啊,我不知道。”夏朗问心无愧的回答道。

  乐艮想了想,回答道,“紫颤现象就是眼下这副景色了,是神兵与神兵之间的共鸣。所以说,那小子手中的那把紫刃的剑也是神兵,你可别小瞧了他。”

  “我知道了。”夏朗最不喜欢听这种话了,便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刚才说‘天将变,万物重生。寻主宰,神兵又现。’是什么意思。”

  “啊,我这么说了么?”乐艮实在是不想与这种智商障碍者有过多交谈,装傻道,“我肯定没说这话。”

  “你没有说,你是喊的。”

  “哦,那可能是我激动了。”乐艮终于站起身来,风马牛不相及地说道,“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蓝星布鲁特斯与黄星耶律十三之间的矛盾。”

  “你是说布鲁特斯在‘时空之战’时质问耶律十三关于L军团的事。”夏朗兵来将挡,根本不是改变话题能停得下来的。

  “是啊。”乐艮说到这也不自觉严肃了,感慨说道,“说来惭愧,老夫在L军团也算是有一席之地的人物,可是连我们的老大是谁都不清楚。你说,这种事说出来丢不丢人。”

  “有什么好丢人的,谁又知道L的老大是谁呢?”夏朗为了洗脱自己丢人的处境,便安慰乐艮说,“连蓝星布鲁特斯也只是怀疑,其他人更不可能知道了。”

  “终归还是有人知道的。”

  “哎,你别老是离题好么?”

  “没有离题。”乐艮继续严肃着,预言道,“你看着吧,两年之内,耶律十三与布鲁特斯之间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可是?”夏朗疑问道,“我们讨论的是‘紫颤’的问题。”

  “紫颤么?紫颤现象就是眼下这副景色,是神兵与神兵之间的共鸣。”

  “然后呢?”

  “还有什么?”乐艮感觉被他深深打败了,无奈说道,“‘紫颤’这种现象很正常的,而且看这次紫颤规模并不是很大,估计就是某件上古神器出土了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乐艮又补充说道。

  夏朗想了想,说,“好吧,管他是什么,反正与我关系不大。”

  乐艮冷汗直流,在风中凌乱。

  夏朗与紫颤无关,可是,与之有关的,这次的土崩瓦解、魂飞魄散不能仿佛如梦境一般了。黑暗下诞生的罪恶将永远烙印在这片天空,血已成河,罪过却还没找到人来承担。于是,子炎与青龙共同担当了“罪魁祸首”的荣耀称号。

  “上官子炎,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待乌云散去,天空恢复往常蓝静时,双手抱胸的夏朗站在人群中再次开了口,“这场血战都是因你而起,你该怎样来做个了断啊?”说完便屏住呼吸仔细聆听认同声,生怕大家认为事实并非如此。可见,不喜欢“吃货”的夏朗其实是不喜欢默默无闻。好在大伙的羞耻感尚存一息,明白如此大的祸事终究要有人来主持公道与正义,尽管对方强势,但不约而同都无退缩逃避之念,陆陆续续的应道:

  “是啊,上官子炎,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上官子炎,你该怎样来做个了断啊?”

  “你这魔鬼还不乖乖下来砍……磕头谢罪。”

  “哎,这次真的是你错了,缚上双手下来受罚吧!”

  ……

  这类声音持续了大概小半个时辰,直到子炎与青龙对话结束。是的,是对话,不仅仅是眼神的沟通了。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怎么回事?”子炎茫然的握着已经恢复正常的“紫宇剑”,仔细的回味刚才发生的异象,自我解释道,“这次第,除了是战斗力又升了一级还真没办法什么解释,虽然说这话有些不好意思。”

  “别洋洋得意了,这是“紫颤”现象,是神兵苏醒的共鸣,与你的战斗力可是沾不到边的。”

  青龙突然说话了,当真是怪事。子炎警惕的瞪着青龙,好奇道,“是你在说话?”

  “是有怎样?”像是挑衅,却又是惊异的口吻。

  “别转移话题。”子炎擦了擦眼,确定青龙没有张口,才继续好奇,问道,“你不是用嘴巴说话么?”

  “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原来,龙是可以说人话的啊。”子炎仿佛恍然大悟,抚掌笑道,“好极了,快教教我怎么不用嘴巴讲话。”

  “……”无言的愤怒。

  “喂喂喂,我说你们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啊。”谴责终于引来了不满,盛沃尔带着宠物鹦鹉贝贝登场了。沃尔很理性的问道,“你们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大伙儿对目前的情形本来就很困惑,现在被他这么一问,还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所以大多数人在摇头。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是理由吗?”沃尔提高了音量,严肃道,“既然你们都不知道,那只好让我来告知你们这一切吧。不过,由于下面所要说的属于天界一级机密,所以我将要变成神的化身才能开始,大家准备好了吗?”

  “怎么又是这疯子?”

  “我知道,他和子炎公……那魔头是一伙的。”

  “不要说众所周知的。”人乙又愤怒了,毫无目的的问旁边的人,“他怎么又出了来了,是放弃了治疗了么?”甲丙丁纷纷摇头,表示对此事件毫不知情。人乙满意的笑了,大声宣传道,“这人和青龙有一腿,要忽悠我们放生呢。”

  “真是胡说七八九十道。”夏朗突然愤怒的喊着,心中愤愤然,心道,“难道有人泄密了?”想了想却又兀自摇头,自言自语道,“敢抢老子的风头,不给你们这厮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这是个蓝天白云的世界了。”

  “尽管没有准备,但必须要听。”沃尔微笑了补充一句,“顺便说一下,我是一名文学家。”

  “垃圾,快滚回去。”勇士甲是沃尔以前在赌场的搭档,所以对他的身家之事了如指掌,现在居然自称是神的化身,这岂不是蓄意的侮辱神灵。所以,他骂他“垃圾“骂得实在有理。

  “文学狗屁。”第二个敢于吃螃蟹的人是沃尔最近才认领的远方亲戚戊,他此生最听不惯的就是沃尔说的那句“我可是个文学家”。因为他这个远方亲戚戊也很热爱文学,同性相斥的缘故,“狗屁”的评价实在妥当至极。

  “盛,你快来。”子炎抢在群众用口水消灭沃尔之前开口喊道,“好有趣的事,这条龙会说话诶。”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