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显示屏 >

 第十四章 外柔内刚的萧雨

发布时间: 2015-04-16 18:18


第二天,萧雨很早就来到医院。

  穿的一条长裙,比起平常的护士服和休闲衫,看起来更加清秀。

  看到李正的时候,她脸上不经意地又泛起一抹红晕。

  昨晚上的事,让她到现在都难为情。

  跟她一起来的,还有昨天帮她顶班的小姐妹。

  “小雨,才约会了一天,就带回家见父母啦,你的动作也太快了吧。”小姐妹夸张地调笑,让萧雨脸更红。

  吴妙华眼中,露出一丝欣喜。

  她的情况已经彻底稳定下来,多亏了萧雨这几天细心照顾,心里也喜欢这丫头。

  只是萧雨这个当事人,显得尴尬,又不好辩解。

  “别瞎说,照顾好阿姨。”萧雨轻轻打了一下小姐妹。

  李正跟吴妙华说了一声,然后随萧雨离开。

  萧雨家离医院不是很远,公交车七站路,李正下车之后,又买了点水果,当做见面礼。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这里是一片老房子,七弯八拐之后,到了萧雨家门口。

  是个院子房。

  院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2000,一尘不染。

  看到这辆车,萧雨有些担心。

  “吴海已经来了。”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正安慰着,敲了敲院门。

  “谁啊!”里面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吱吖!

  院门打开,一个头发散乱的,衣衫不整的青年头伸了出来,一脸不耐烦。

  但是看到萧雨,立刻就变成了笑脸。

  “雨啊,你回来的正好,吴老板来了,快快快进来。”青年迫不及待的样子。

  “是大哥吧,你好。”李正叫了一声。

  “你谁啊?”青年脸一扬,上下打量着李正。

  “我是萧雨朋友。”李正提着水果,自顾自地走进院子。

  院子后面就是正堂,吴海正坐在桌前,跟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中年人有说有笑。

  桌上放着两瓶礼盒装的五粮液酒和两条中华烟。

  “爸。”萧雨轻轻叫了一声。

  “小雨,来来来,吴老板刚刚才到,快过来。”中年男人一脸堆笑,朝他直招手。

  吴海也转过头,看到李正,本来还笑着的脸上,立刻充满怒意。

  “你还敢到小雨家来!”

  “吴老板你们认识?”萧雨父亲问道。

  “叔叔你不知道吧?这小子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不知道有用什么手段糊弄小雨,昨晚上才见过面。你看见他身上穿的衣服没有,应该都是小雨给他买的。”吴海指着李正,金丝框眼镜下面,闪着阴毒。

  “小雨,怎么回事?”萧雨父亲,一听就怒了。

  “我拷你还谈了男朋友,怪不得爸托人给你介绍的几个,都让你气跑了,你胆子不小啊。”小雨哥哥也横着鼻子,伸手就要去拽李正的衣服:“小白脸,泡我妹妹,还敢花她的钱,你TM胆子不小啊,也不打听打听……”

  李正不动声色挡住他的手,然后用力。

  青年的脸色,立刻变的像憋了几天大便,后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好意思大哥,我手重,没弄疼你吧。”李正装的跟没事人一样,撒开手。

  青年抽出来的手,都有点变形,差点没哭出来。

  “爸,你别听他瞎说,李正不是什么小白脸,他对我很好。”萧雨连看都懒得看自己哥哥,拉着李正走到堂屋说道。

  “是啊叔叔,现在都提倡婚姻自由,我跟小雨是真心的。”李正也跟着腔。

  “你给我闭嘴!”萧雨父亲怒喝一声:“你有钱吗?”

  “就是,你有钱吗?”吴海用手顶了顶眼镜,阴阳怪气地和着。

  “我告诉你,吴老板把五万块钱现金都带来了,我已经同意他跟小雨结婚。”萧雨父亲看李正不作声,接着说道:“什么婚姻自由,我不管那些,没有钱想都别想。”

  “就是,想都别想!”吴海又跟了一句。

  李正哑然失笑,这种场面,他还真没见过。

  一直以为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今天总算见识了一会,什么叫见钱眼开。

  看着萧雨无助的眼神,李正暗暗叹气。

  “我们都还年轻啊叔叔,钱可以挣,你也不想看小雨一辈子后悔吧?”李正把一直拎在手上的水果放在桌子上,一边说道。

  “哼,说的轻巧,有本事你拿钱出来,只要你能拿得出来,我自动退出。”吴海幸灾乐祸,在一边挑梭着。

  “爸,是不是只要有五万块钱,你就能接受李正?”萧雨盯着吴海,恨不得把他切成一块块吃下去。

  那一身肥膘的样子,她看着就想吐,要是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不如杀了她。

  “是十万。”

  一旁,被李正捏到疼的说不出话的青年,终于缓过来,插嘴说道。

  “对,是十万,只要这小子能拿出十万块钱,我就不管你的事情。”萧雨父亲指着李正,认定他不可能拿出这么多。

  “好,我替李正拿应了!”萧雨想都没想,一口应下来。

  李正估计是萧雨的缓兵之计,也跟着点头。

  “呵呵……小雨你不会拿自己私房钱来补贴这小子吧?你还小,别被人骗了,这可是十万块钱呢,能买辆桑塔纳了。”吴海起着哄,满脸不信。

  十万块钱,对一个无业游民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你真能拿钱?”萧雨父亲半信半疑。

  李正淡然点头,心想反正跟他没关系。

  “吴老板,你看这……”萧雨父亲看着吴海,想从他脸上得到点提示。

  “让他拿让他拿,这样吧,看在你到现在没有工作的份上,给你半个月时间,要是你能拿得出十万,我自己退出。”吴海根本不在乎。

  这套伎俩还想糊弄自己,缓兵之计而已。

  反正煮熟的鸭子不怕飞了,忍半个月再把萧雨甘心情愿弄上床,光是想想,吴海都忍不住硬了。

  “要是拿不出来,小子以后别想再进我们家,要不然我叫人弄死你!”萧雨哥哥装腔作势吼着。

  刚才被李正捏了一下手,差点疼昏过去,要不是为了顾忌吴海在场,他现在就想叫人来收拾李正。

  “那好,就听吴老板的,今天十四号,月底把十万块钱拿来。”萧雨父亲乐呵呵说道。

  他是不在乎自己女儿跟谁,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

  “李正,我们走。”萧雨被自己父亲的见钱眼开,伤了心,不想再呆在家里。

  一把拉住李正的手,把他拽出大院。

  “你上哪去弄十万块钱?”走了一会,李正问道。

  “你别管,我就算卖血卖肾,也不会嫁给吴海那个老头!”萧雨说完,突然就不走了,然后蹲在地上不出声地哭。

  这是李正见她第二次哭。

  这女孩,其实并不软弱,外柔内刚。

  落上这么个家庭,确实可怜。

  “哭吧,哭出来好过点。”李正也蹲下去,从口袋里掏出医院拿的纸巾,递了过去。

  “呜……”

  被李正这么一说,萧雨的情绪,瞬间崩溃,一下抱住他,用他肩膀擦着眼泪。

  这一刻,萧雨就像个无助的孩子,只有李正能让她有一丝安全感。

  李正任由萧雨抱着。

  轻拍着她的背。

  头发上洗发膏混着体香钻进李正的鼻子,让他舒服的闭上了眼晴。

  慢慢的,萧雨心情平复下来。

  她松开李正,擦干眼泪。

  “不好意思,真把你当成我男朋友了。”

  “需要肩膀的话,随时借给你。”李正笑了笑。

  “谢谢你,我没事了,还要上班呢,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钱的事情,你也不要着急,或许半个月之后,能有转机呢。”李正也不知道从何安慰。

  他不是铁石心肠,虽然跟萧雨关系很普通,毕竟看见了这些事情。

  如果到月底没有什么意外,十万块钱他能拿得出来,就当是借给她的,慢慢还呗。

  “已经让你很麻烦了,我自己想办法,不过到时候你还要扮演一次我朋友。”萧雨知道李正只是宽慰她,但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眼前这个大男孩,有着不同于年龄的成熟。

  让她感觉,除了家人以外,朋友之间至少还有一丝温暖。

  李正有些意外,他以为萧雨只是缓兵之计,没想到这姑娘好像还真能搞到钱的样子。

  别是借高利贷吧。

  有了母亲前车之鉴,李正不由有点担心。

  不过想了想,他又暗暗嘲笑自己,演了两回男朋友,抱了两次,竟然就开始关心起她了。

  自己的麻烦事还有一大堆呢,都已经快精疲力尽了。

  两人回到医院,替了萧雨的小姐妹。

  第二天,吴妙华就已经可以说话了,精神也越来越好。

  趁着萧雨不在病房,吴妙华握着儿子的手,声音有些颤抖。

  “伢,苦了你。”

  “你说什么呢妈,看我都长胖了,看肌肉。”李正撸起袖子,秀着被强化过的身体笑道。

  他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只要母亲平安,没有什么坎过不去。

  “这里很贵吧,明天我们就回家吧。”吴妙华欣慰地看着儿子。

  她这一病,祸福难料。

  病倒以前,李正可没有现在这么安份,学也不好好上,身体又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现在好了,儿子彻底改变,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让她放心不少。

  “住院费是我一个朋友帮付的,妈你不要担心,等彻底好了再回去,我过几天还有事也没办法照顾你,在这有萧雨姐姐,方便不少。”李正安慰着母亲。

  “伢,萧雨是个好姑娘,你别亏了人家。”吴妙华拍着儿子的手,语重心长。

  李正不敢做声。

  他跟萧雨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演了一场戏而已,自己老娘居然当真了。

  不过这些话,他是不敢说的,怕把老娘给气着。


通美显示屏
联系我们